<cite id="fxltb"></cite><menuitem id="fxltb"><dl id="fxltb"><progress id="fxltb"></progress></dl></menuitem>
<var id="fxltb"><video id="fxltb"><menuitem id="fxltb"></menuitem></video></var><cite id="fxltb"><strike id="fxltb"></strike></cite>
<var id="fxltb"><video id="fxltb"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fxltb"></cite>
<cite id="fxltb"></cite>
<var id="fxltb"><strike id="fxltb"></strike></var>
<cite id="fxltb"><video id="fxltb"></video></cite>
當前位置:首頁 / 新聞中心 / 詳情

蔡桂生:違法性認識不宜作為故意的要素

2020/8/29

【摘  要】違法性認識不宜作為故意的要素,它只是責任的要素,如此安排符合依法治國的公共利益。之所以有人將違法性認識作為故意的要素,乃是受制于“結果無價值論” 之視域,而忽略了學說梳理,進而遺漏了日本刑法乃至蘇聯刑法之母國(德國) 的史料。在立法技術逐步成熟的當下,將違法性認識排除出故意的范疇,能夠滿足社會發展對于刑事政策的需求。它在法政策上明確宣示:慣犯、激情犯之類的法冷漠者不得借口“不知法律” 而豁免故意犯罪的刑罰。這不僅保障了崇法、守法者的合理信賴,對欺詐者產生威懾,而且激活了刑法條文本身的教育功能,貫徹了刑事訴訟中公民教育的目的,減輕了國家普法的成本。至于“ 不知法者,仍有故意” 所存在的疑問,在既有的刑法理論上,均已經得到了妥當的回答。


【關鍵詞】違法性認識;故意說與責任說;構成要件要素;刑事政策

分享到:
丰盈彩票